毫端幽兰——记青年书法家、小皖女杨洁

毫端幽兰——记青年书法家、小皖女杨洁

毫端幽兰——记青年书法家、小皖女杨洁

时间:2014-03-25 15:16:27 来源:

>毫端幽兰——记青年书法家、小皖女杨洁

兰坡


        江水三千,当以舟筏渡之;毫笔千均,却因一张宣纸而轻灵如韵。当云冷雁稀之时,当斜阳摇梦成烟,杨洁常常裁取白云,弄影纸上,于无意苦争春之中,笔落惊风起,著得风和雨。我这里说的“常常”,是她自6岁起至今二十余年舞文弄墨不辍,常常复长长,长河饮马,求田问舍,锦帆冲浪,纸上长征,终得一手好字。那耕耘时的甘苦,那收获时的惬意,正如她在一首《如梦令》中所写的那样:“秋风未见落叶。红枫情到深处。墨海观韵时,骚人唤来白鹭。嘉木。嘉木。毫端幽兰深谷。”
        见落叶而不见愁眉,又以深谷幽兰自勉,这正是小皖女杨洁的境界。一般的孩子,去少年宫之类的场所习字只不过是习字而已,只不过是给父母争个脸面而已。杨洁则不然,她闻墨香而识字,又因墨香而沉醉,上小学六年级时,她的一幅行书作品因其出类拔萃的品格,一举获得“赛古勒杯”国际交流青少年组二等奖;在以后的岁月里,小皖女杨洁更是其朝也墨,其暮也墨,醉心于书法,且“出新意于法度之中”(苏轼语)。如果说,勤学苦练,笔耕不辍曾让少年杨洁在彩笺尺素之间,感触到了山长水阔的意境;那么,当2006年杨洁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美术学院并就读于书法专业,则让她的人生如鱼得水、如虎添翼。西子湖畔,她登高临远,于一川草烟满城风絮之中,潜心于苦读苦吟,执着于心慕手追,临八大山人,临王羲之《澄心堂帖》、《戒酒帖》、《兰亭序》,临六朝墓碑,临张旭的《古诗四帖》,临怀素的《自叙帖》、临黄庭坚的《诸上座帖》……临得如痴如醉,临得身消体弱,也临得水绕云遮,我心易也!
        正是这种先贤者的智慧和以一贯之的内心探索,让杨洁再次脱颖而出,那一年在浙江省举办的书法大奖赛中,在同学、老师和名家名流纷纷挥毫上阵的境遇下,她在全学院独善其首地夺得了“全浙书法大赛铜奖”。汗水与收获总是成正比的,这些年,杨洁的书法作品多次在合肥、杭州、兰州、中国美术馆和国外博物馆展出,多幅作品发表于《书法》、《书法世界》、《人民日报》、《文艺报》等报刊,还先后获得了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作品提名奖、全国第二届隶书大展入展提名奖等多种奖项。杨洁在上下而求学的路上成绩灿然,令人羡慕,但这又有什么奇怪的呢?安徽自古就是出才子也出才女的地方,小皖女杨洁正是得以于皖江大地纯美山水和丰厚文化的浸淫,才在石老云荒的岁月流逝中晴川如画——她的墨香四溢的工作室里,摆满了“尖如锥兮利如刀”的宣笔,“罗细无纹角浪平”的歙砚和大小不等的“江流有声,断岸千尺”的徽派印章,一笔一纸一砚一印,都在她的心摹手追中散发出深谷幽兰的芳香。
        作为中国美术学院书法专业毕业的才女,杨洁篆、隶、楷、行、草五能俱全:她的篆书藏头护尾,圆笔属纸,其笔墨之韵似为天赋;她的隶书有笔有墨,落笔结字之中常见其筋骨和雄眉;她的楷书用笔沉着,气聚笔提中颇有苍穆金石之气;她的行书虚灵清澹,笔法、笔意、笔势之间充盈着乾坤清气;她的草书如黄河之水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 ……读小皖女杨洁的书法让我想到唐人孙过庭《书谱》中的一段文字:“篆尚婉而通,隶欲精而密,草贵流而畅,章务检而更。然后凛之以风神,湿之以妍润,鼓之以枯劲,和之以闲雅。故可以达其情性,形其乐哀。”我不知道杨洁是否耳熟这段妙文,但从她落笔结字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她是深谙其道且让笔下气韵生动的。“诗不穷人,人道得诗,胜如得官。有山川草木,纵横纸上,虫鱼鸟兽,飞动毫端。”这是小皖女杨洁正在书写的宋代词人陈人杰《诗不穷人》中的诗句,我以为,她之所以对这一曲清词情有独钟,正是她内心追求的写照,但愿她笔端留得春常驻,深谷幽兰更袭人。
  

(作者系著名诗人、一级作家)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