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中有真意 欲辩已忘言——读郭凯的画

此中有真意 欲辩已忘言——读郭凯的画

此中有真意 欲辩已忘言——读郭凯的画

时间:2014-05-07 16:12:27 来源:

>此中有真意 欲辩已忘言——读郭凯的画

    文/刘素玉

    美国著名的散文作家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曾经说过:「人类以万物之灵自居,以成千上万的发明自豪,还有先人呕心泣血的诗歌词赋;不过只要在森林一沾春风的喜悦,就不难领悟何者才是文明进化的指标。」
    梭罗的《湖边散记》(Walden) 被公认是最伟大的自然文学经典之作,他朴素的文字,崇尚返朴归真的精神,宛如一股清泉,注入了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中,一个世纪多过去了,人们不断回到梭罗所居所咏的华尔腾湖畔,盼望能像哲人一样,跳脱凡尘俗世,重回大自然的怀抱。
    在我的感觉上,郭凯的油画作品,不论精神与行动与梭罗有不少相似之处,都是要逃离都市文明,徜徉在自然山水之中,对生命理想的追求,更是与大自然中的万物环环相扣,不论湖光山色、季节更迭,对他们都是处处皆文章,处处皆风景。
    不过,郭凯作品里更有一种东方的意境,尤其是中国山水画中的气韵。当然,他笔下尽是皖南的山水风光,生于斯,长于斯的郭凯,没有追随安徽老祖先的惯例,出外打天下,而是沈稳自在的生活在自己的家乡,那种安逸气息也贯穿在绘画当中,那么样的宁静,宁静的风景却令人的心思可以飘到无穷尽的远方去,古人说,宁静致远,真是有智慧。
    郭凯也没有追随现今中国艺术家最流行的脚步,跑到一线城市去发展,也没有一窝蜂地进驻热门的艺术村,更有甚者,不像绝大多数的艺术家躲在画室里画画,反而经常出外写生。他远离都市,远离尘嚣,走到了云雾缥缈,人烟稀少的风景里,而景致与自然和谐兼容的皖南郊野是他的最爱。踽踽独行的他,不会有聚集在艺术村里的艺术家在创作时相互感染的风气,却有走入自然风光里的新鲜气息,他的创作态度是独立的,而深入山林之中,更能与天地万物互相感应,也才能深入描绘自然山水的意境。他老老实实的用肉眼看风景,老老实实的用笔画画,不用照相机、投影机、计算机绘图…,不借助任何神奇科技的协助,他画面表现的效果是个人的视觉角度所观测的世界,而不是通过现代科技仪器投射下的不自然变形。他实际在风景现场进行创作,那种与现实景物产生的感情与互动,绝不是闭门造车的画家所能深入体会的。
    安徽的山川景物名闻天下,自古以来文风鼎盛,而徽派建筑更是集安徽山水之灵气,融风俗文化之精华,依山就势,构思精巧,风格独特,充分体现了崇尚自然与和谐的人居精神。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生长于安徽的郭凯,长期在灵山秀水的熏染之下,养成清新脱俗的气质,但与他个人天生秉性宁静雅致终究息息相关,安徽如诗般的美丽风景,处处皆有诗意,处处皆可入画,他的画富有诗意,连画名也有富有诗意和思古情怀。
    粉墙、黛瓦、马头墙」是皖南徽派建筑最著名的特色,也是令人信手拈来最佳的创作背景,郭凯尽情地运用这绝佳素材,但小心奕奕地力求不流于俗套,他作品的严谨精神与作法,简直与徽派建筑如出一辙,讲究自然得体,以及韵律美感;在增加画面的协调感方面,他也下了许多功夫,特别是由色块构成图面整体的图案,表现写生的效果,也成为他的别具一格的风格和符号;而精确和协调的色块组合起来产生整体的完整性,更加表达画中宁静的气氛。
    为了吸引观赏绘画作品特别的注意力,郭凯常在画面中留一、两个小点,有黑色、粉红色,这种具有「定位」功能的「定点」,目的在吸引观赏者进入画中,引导他们的视觉去探索画面的每一个局部,借用一个定点到转移到另一个定点时,观赏者除了更加仔细观察画面的肌理之外,也更能感受到色块和定点之间的互动性,此外,观赏者细细探索每一个局部之后,各别局部内容会留存在脑海里,然后再自行组合成为一个整体。一般人观赏风景画,都是由远距离去欣赏,首先主要感受整体作品的气氛,而郭凯的小定点与色块能吸引观赏者以近距离观察作品,产生新的视觉效果,观赏者对画面也会有进一步的体验。
    郭凯十分洁身自爱,这种态度从他的生活到创作都表里一致。他的住家与画室都打理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而他的绘画,不论画面、构图、颜色、线条…,也都一丝不苟,连一个小点点,都不是漫不经心留下的,而是刻意精心安排的。
    对于颜色的运用,郭凯也有独到之处。他使用的主色通常很简单,主要以单色和类似的相关色彩构图,产生统一和宁静的效果。虽然画中也常出现对比色,如粉红色、绿色等,并且不染成中间色,但是整体感觉还是协调的、不冲突的,而且对比色还有造成色块之间的互动感的效果,色块彼此之间的互动,增加画面的层次感与立体感。
    皖南徽派建筑最有特色的黑瓦白墙,依附在青山绿水之中,原本就是完美无缺的和谐画面,郭凯善于捕捉这种天生美景的气氛,更细心经营铺设,例如特别重覆屋瓦的横线条,即使是水面镜影,也有重覆出现的横线条,产生一种协调感与节奏感;至于画面的前景也刻意拉平,而并非肉眼所看出去的圆弧形,如此创造一种十分协调的感觉,并增加梦幻感。
    留白与飞白的运用是郭凯的风景油画的一个特点,这也使得他的风景画出现了中国传统山水画的面貌与意境。西洋油画主要靠油彩颜料的堆砌,传统中国水墨画却相反,往往一笔成形,无法靠颜色堆栈修改画面,也不使用白色线条,郭凯的油画里却有留白,露出了画布的原色,也有象是干笔快速刷过的飞白。根据郭凯自述,画面的留白是有意识的,有的白是笔触的自然状态下扫出来的,然后就势整理归纳到满意状态,有的是没想好留下的。总之,画面留白是想用有意的理性经营无意的偶然。
    画作主题的选择使得郭凯的写生风景深具生命力,也富有传统山水的精神,例如河川,不仅是视觉上富有吸引力,也让人产生对生命和文明延续不断的礼赞;树林在郭凯作品中是最重要的主题之一,而他的树林总是欣欣向荣,即使是秋冬的树林,枯叶落尽,一样昂首向天,庞然高大,坚韧力十足;桥梁、稻田、溪流…,点缀于山光水色之中,更令人对世外桃源心向往之。
    郭凯风景画中,几乎难寻的就是人物,本次展览唯一的一幅作品有人物是《幽潭泛舟》,画面里只有一位孤单的渔夫,传统国画的渔夫象征脱离现实生活,追求独立个性,郭凯是否具有这种想法未可知,或许这也是对于中国人太多的一种反抗心理吧。中国最美的风景是「风景」,与时下盛传「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大异其趣。梭罗说:「如果我真的对云说话,你千万不要见怪。」郭凯的写生风景,正如梭罗的散文一样,都是发自内心与大自然交流对话,陶渊明的诗句,「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正是这种境界。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