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脂粉之气 却有须眉之骨

未见脂粉之气 却有须眉之骨

未见脂粉之气 却有须眉之骨

时间:2014-06-09 09:40:48 来源:

>未见脂粉之气 却有须眉之骨

    草书之有章今之别,由于时代风气所致,其精神独到处,皆足冠绝群英,各适一涂,谓互有短长则可,谓孰为优劣则不可也。近人王世镗《论草书章今之故》为章草定义:“所谓章草者,以草书用之章程奏事也。”与今草映带粘连、回环纠缠之状不同,章草则悬隔分间,字字独立。张怀瓘《书断》曰:“章草之书,字字区别。”其源于隶,运笔圆转如篆,点捺如隶,虽保留了波磔点画,字形上却已由扁而纵。较之行草、狂草,其矜持处显操守,拘谨时见风骨,却不失飘逸自若、雍容大雅。

    今欲速,速贵能留,留则罕失;章欲缓,缓贵能走,走则不滞。今收笔故抑,抑便就下;章收笔故扬,扬便截上;用意不同,取势自异。严谨中有疏朗,挥斥中含局促,是章草的一大特点,也是刘丽萍女士的性格做派所在,正所谓“字如其人”也。刘女士所习也章草。作为一名公务人员,杂务缠身是很自然的事,为自己找一个“没时间”的推脱,心安理得,仰不愧天,但刘女士没有,业余时间多钻研于此,痴迷于此,退笔成冢,废纸三千。做事须恒心,学艺尤如此,功夫第一,天然次之。
    研习书法第一等的功夫,便是临摹前人碑帖了。这是一番耐得住寂寞的功夫,所谓“临池学书,池水尽黑,朝斯夕斯,终日伏案”所指,即是此番功夫。刘女士学书有年,从《草字诀》到《平复帖》,从《急就章》到《出师颂》,周而复始,兼收并揽,轮回交替,广议博考,由貌似而神似,由知其迹而知其势,于是方有了得机理、获精髓的过程。其作品通篇拙稚不巧,古朴成风,少有时下书界弥漫着的求奇求新、追逐怪诞之风气。这定是得到了前人理法,得到了真经的结果。黄宾虹当年在给友人的信中,一再说恽南田、华新罗两位画家“求脱太早”,终未能获得更大成就。“出脱太早”这里指画家的根基、修养尚不足时,便急于自立门户、另起炉灶的局面。书画同源。
    初学宜章,既成宜今。今喜牵连,章贵区别。今喜流畅,章贵顿挫。今喜放宕,章贵谨饬;今喜风标,章贵骨格;今喜姿势,章贵严重;今喜难作,章贵易识;今如风云雷雨,变化无穷,章如日月江河,循环一致;今喜天然,天然必出于工夫、章贵工夫,工夫必不失天然。难作者如天马行空,虽险无怖;易识者如鸿爪印泥,至终不变。今适于大,章适于小;大适肘臂,小适指腕。今险而章逸,今奇而章偶。今出于章,习今而不知章,是无规矩而强求方圆,未见其可也。刘女士自章草入手,转习今草而有面貌。其今草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墨迹由浓到浅,由湿到枯,一蘸之下,换气稍顿,长短不一,疏密有致,时蓄时放,间紧间松,未见脂粉之气,却有须眉之骨。盖此乃习章之得法,之捷径吧。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