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青年国画家王国锋的国画艺术

记青年国画家王国锋的国画艺术

记青年国画家王国锋的国画艺术

时间:2016-03-26 12:22:55 来源:

>记青年国画家王国锋的国画艺术

传统墨色里的现代意念

——记青年国画家王国锋的国画艺术

文/刘玉林

  看王国锋的山水画,感觉他一直尝试在传统的语境下构造出新的山水意象。这种意象无非是糅合了现代色彩下的禅境佛趣。 


  中国画里的山水从来不只是具体的层峦叠嶂,他还是一种诠释中国哲学的意念符号。“以图画非止艺行,承当与《易》象同体”。中国的哲学是那样玄奥,以至于让人讳莫如深。儒、道、禅三家,他们的核心都是一个字——“道”。这“道”说深则深,说浅则浅。“一阴一阳”谓之“道”,“道法自然”亦是“道”。到了王国锋这里,他用丘壑纵横所表现的无非是——他用传统的“道”,来构建他心目中的自然。 《分享》@中国网络画廊 微信号:18004510868如果觉得微信内容有价值,请分享给更多的朋友,因为当你传递价值时,你在他们心中会变得更有价值。


  看王国锋的笔墨,很像石涛。他的皴法,他山石的肌理。甚至于,苦瓜和尚大涤子的思想也影响了他大多。那就是石涛上人说过的:“且也形势不变,徒知鞟皴之皮毛;画法不变,徒知形势之拘泥……”这画画终归是个比想法和创造力的事儿,学谁像谁,学八大的就得“白眼看人”,学黄宾虹就得“雨淋墙头”,那玩得不是艺术,是印刷厂的活计。 


  王国锋年轻,青年国画家。年轻值钱的不是劲头,就是勇气。这两点他都不缺。年轻画家画出的是一派古人山水,不经过多年锤炼没有这么娴熟的笔墨。而敢于在祖宗的黑涧白水中间添加现代色彩,这彰显的又是勇气。李唐的“小斧劈”,王蒙的“披麻解索”,赵孟頫的“荷叶皴”……小伙子王国锋玩得都能信手拈来。但这古人有古人的活法,现代人有现代人的口味。满眼的地产豪宅,你上哪去找陶渊明的“世外桃源”?处处是灯红酒绿,谁还理解那怡情弄性的烟云供养?古人的东西是好,但完全复古就会显得晦暗与陈旧,古董是有价值,但那青铜器只适合陈列于博物馆的橱窗,若论装酒,现代人还是用惯了高脚杯。


  “学不师古,如夜行无火”,但石涛上人又说了:“笔墨当随时代”。中国画离不开传统,但现代的中国画奉献的却又是现代人。现代人早就剪掉了鞭子,脱掉了长袍马褂,连“五四”倡导的那些东西现在看起来都有点过时。现代人挑剔的眼光与观念已经造就了太多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主妇,你跟他们谈“传统”无异于“对牛弹琴”。傅抱石何尝不玩“传统”、不尊重传统?但在遥远的1935,他也在感叹:“中国画在满眼的摩天大楼面前,站在十字路口、东张西望……”。所以,青年画家王国锋考虑的,是传统中国画在现代都市里的生存空间,是怎样唤醒现代人血液中遗传的文化基因。你满屋子的金碧辉煌,壁纸吊灯,不至于挂了中国画像西装搭配了老棉裤。我的画还是中国的,只不过穿了你的西装。我的酒还是老酒,不见得就得用泥坛子去装。 


  从这种意义上理解,就看懂了王国锋的中国画。就明白了一个青年画家对新国画与装饰效果的取与舍。在威武庄严的学术殿堂面前,“装饰性”是显得的那样鄙俗不堪,如同秦淮河的女子走进了诗书浪漫的大观园。但这中国画历史上并不只是贵族文人所把玩的笔情墨趣,不只是才子佳人的砚边风骚。中国画浩渺的传统中文人画只是沧海一粟,在宋元文人的墨戏弄情之前,中国的绘画已经描绘出了华丽堂皇的史卷。王国锋画的是中国画,但他同时考虑的还有市场,他考虑怎样才能把自己的画展张贴到千家万户的墙壁上。装饰性看起来难登大雅,但我们的传统中又有几千年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如果我们不需要中国画里的克里姆特,岂能因此遗忘莫高窟里的飞天,永乐宫里的壁画? 


  王国锋的中国画核心还是传统,他只不过是把传统里的留白晕染上了色彩。他笔下有蓝的天,白的云,有彩色的房子,圈圈点点的树木房舍上面,他赋予了它们更生命力的色彩,色与墨相得益彰,传统与现代情景交融。这样让人们看起来,他笔下的画面在传统墨色的浑厚华滋下,又有了色彩斑斓的意象与装饰效果。不管他这种方式被不被认可,他用的是即便不是变革的心,那追求的也是一种幻化的美。 


  在传统的意念里,传统往往代表着权威与正确。在中国画的历史上,尚没有任何一次变异与革新引来殿堂上的喝彩,更多的是保守势力对异端视若洪水猛兽。我们对国画艺术任何萌芽向来首先是接受,然后才是理解,再赋以肉麻的褒奖。但在这个时代,王国锋们考虑的首先不是标准,不管国画艺术有怎样的标杆与秩序,他们都走来了。因为这个时代需要他们,他们也需要这个时代。

  是传统中国画在现代都市里的生存空间,是怎样唤醒现代人血液中遗传的文化基因。你满屋子的金碧辉煌,壁纸吊灯,不至于挂了中国画像西装搭配了老棉裤。我的画还是中国的,只不过穿了你的西装。我的酒还是老酒,不见得就得用泥坛子去装。

  从这种意义上理解,就看懂了王国锋的中国画。就明白了一个青年画家对新国画与装饰效果的取与舍。在威武庄严的学术殿堂面前,“装饰性”是显得的那样鄙俗不堪,如同秦淮河的女子走进了诗书浪漫的大观园。但这中国画历史上并不只是贵族文人所把玩的笔情墨趣,不只是才子佳人的砚边风骚。中国画浩渺的传统中文人画只是沧海一粟,在宋元文人的墨戏弄情之前,中国的绘画已经描绘出了华丽堂皇的史卷。王国锋画的是中国画,但他同时考虑的还有市场,他考虑怎样才能把自己的画展张贴到千家万户的墙壁上。装饰性看起来难登大雅,但我们的传统中又有几千年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如果我们不需要中国画里的克里姆特,岂能因此遗忘莫高窟里的飞天,永乐宫里的壁画? 

  王国锋的中国画核心还是传统,他只不过是把传统里的留白晕染上了色彩。他笔下有蓝的天,白的云,有彩色的房子,圈圈点点的树木房舍上面,他赋予了它们更生命力的色彩,色与墨相得益彰,传统与现代情景交融。这样让人们看起来,他笔下的画面在传统墨色的浑厚华滋下,又有了色彩斑斓的意象与装饰效果。不管他这种方式被不被认可,他用的是即便不是变革的心,那追求的也是一种幻化的美。 

  在传统的意念里,传统往往代表着权威与正确。在中国画的历史上,尚没有任何一次变异与革新引来殿堂上的喝彩,更多的是保守势力对异端视若洪水猛兽。我们对国画艺术任何萌芽向来首先是接受,然后才是理解,再赋以肉麻的褒奖。但在这个时代,王国锋们考虑的首先不是标准,不管国画艺术有怎样的标杆与秩序,他们都走来了。因为这个时代需要他们,他们也需要这个时代。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