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凯艺术作品评论

郭凯艺术作品评论

郭凯艺术作品评论

时间:2016-07-06 16:57:12 来源:卓克艺术网

资讯 >郭凯艺术作品评论

   殷双喜(策展人、艺评家、《美术研究》主编)
   郭凯近年的绘画不仅在色彩上获得了一种张弛有度的自由,在构图和用笔上都显得更为从容。最重要的是,郭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和感悟更加深入,开始以“山水”而非“风景”的观念去看待自己的作品,在作品中更多地渗入了中国文人画的自然情怀而非一味地显示油画技巧。
   黄宾虹在谈到新安画派大家渐江的时候,认为渐江能得黄山之灵气,他引石涛的话说“渐公游黄山最久,故能得黄山之真性情也。即一木一石,皆黄山本色,丰骨冷然生”。我想,郭凯近来的油画,逐渐地得山川之灵气,不仅与古人情怀想通,也逐渐地与山川地气相通。这大概是那些一味在自然地貌的形色上下功夫,而忽略山川之神的匠气之作不能相提并论的。

   祝凤鸣(诗人、策展人、艺评家)
   即便在写生中,郭凯也一再重视气场、气息,以开通自我的感悟和灵性——气场和灵性,一语道出了所有静谧雅致的郭凯油画的秘密,以及隐藏其后的全部画家的中国心灵。古典主义以来,新的绘画不仅要画出物,还要画出物的显现方式,也就是氛围。氛围不是空间,不能离开每一个具体之物,它随物一同生长寂灭。某种意义上,氛围即郭凯所强调的气息。老子云:“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绘画,终究是全部心灵的综合。郭凯对画面整体气息的强调,正是一个东方画家审美心理使然。
   郭凯的皖南风景,虽然没有荒野的热烈与浓郁,但也与传统新安文人画派的枯寒和冷寂有别,而明显带有一种工业文明后淡淡的隔膜和疏离——如果说,烟雨迷蒙的南方山水画,是一首婉约的二胡和竹笛演奏的“依心曲”,那么,郭凯的这支曲子已掺进大提琴、管风琴、低音单簧管的音质。
   郭凯绘画的意象与其结构,根植于我们的记忆中,又属于他自己的个人诗学。正因如此,郭凯绘画的魅力,就是使物体在透明中保留必要的暧昧——仿佛‘物质起了波澜’。他的审慎,他的优雅,他的纯净,使其通过绘画在现实中建立起美的乌托邦……梦境中的青山绿水,物像的朦胧身影,使自然既潜伏于眼前,又引颈于绵延不绝的寥廓。

   杨国新(油画家、安徽省美协主席)
   郭凯的作品是现代的,他基于自己的一种思想认知,与其说是表达景物,不如说是表达思想。很多人看到的只是客观景物,而他却从景物中领悟到文化,领悟到人与自然的诸多关系。他对色彩的运用谨慎到苛刻的地步。将其减至近乎单纯,又让其富于变化。而丰富的肌理则增加了画面的可读性,扩展了画面的表现容量。肌理在其画面中,同时担当起造型与精神表达的双重功能,作品中飘散出淡然、雅逸之美。……作品中的深层观念表达和隽永意味总能给人带来强烈的心灵感受。

   马钦忠(策展人、艺评家)
   雾里观景别样情。
   这种“情”是那种对古老而又和谐的山水文化的远去的向往;是对那种天人合一、清净婉约、鸡犬相闻、鸟语花香的自然合奏的痴迷。她们还能在我们的生活里驻留多久?这是郭凯的忧郁,更是郭凯的作品留给我们美的品鉴过后的提问。浓雾弥漫,近在咫尺,却渐趋天涯,乃至成为追忆。王国维的‘隔’与‘不隔’或许因郭凯之作多备一解。

   刘素玉(策展人、台湾高士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裁)
   为了吸引观赏绘画作品特別的注意力,郭凯常在画面中留一、两个小点,有黑色、粉红色等等,这种具有“定位”功能的“定点”,目的在吸引观赏者进入画中,引导他们的视觉去探索画面的每一个局部。借用一个定点转移到另一个定点时,观赏者除了更加仔细观察画面的肌理之外,也更能感受到色块和定点之间的互动性。此外,观赏者细细探索每一个局部之后,个別局部內容会留存在脑海里,然后,再自行组合成为一个整体。一般人观赏风景画,都是由远距离去欣赏,首先主要感受整体作品的气氛。而郭凯的小定点与色块能吸引观赏者以近距离观察作品,产生新的视觉效果,观赏者对画面也会有进一步的体验。
   郭凯十分洁身自爱,这种态度从他的生活到创作都表里一致。他的住家与画室都打理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而他的绘画,不论画面、构图、颜色、线条…,也都一丝不苟,连一个小点点,都不是漫不经心留下的,而是刻意精心安排的。
   对于颜色的运用,郭凯也有独到之处。他使用的主色通常很简单,主要以单色和类似的相关色彩构图,产生统一和宁静的效果。虽然画中也常出現对比色,如粉红色、绿色等,並且不染成中间色,但是,整体感觉还是协调的、不冲突的,而且对比色还有造成色块之间的互动感效果,色块彼此之间的互动,增加画面的层次感与立体感。
   留白与飞白的运用是郭凯的风景油画的一个特点,这也使得他的风景画出现了中国传统山水画的面貌与意境。西洋油画主要靠油彩颜料的堆砌,传统中国水墨画却相反,往往一笔成形,无法靠颜色堆叠修改画面,也不使用白色线条。郭凯的油画里却有留白,露出了画布的原色,也有像是干筆快速刷过的飞白。根据郭凯自述,画面的留白是有意识的,有的白是笔触的自然状态下扫出来的,然后就势整理归纳到满意状态。有的是没想好留下的。总之,画面留白是想用有意的理性经营无意的偶然。
   中国最美的风景是“风景”,与时下盛传“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大异其趣。梭罗说:“如果我真的对云说话,你千万不要见怪。”郭凯的写生风景,正如梭罗的散文一样,都是发自內心与大自然交流对话。陶渊明的诗句“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正是這种境界。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