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洛阳》采访手记:不见得我做的很好 但我要保持我自己 ——真实的画家侯震

《在洛阳》采访手记:不见得我做的很好 但我要保持我自己 ——真实的画家侯震

《在洛阳》采访手记:不见得我做的很好 但我要保持我自己 ——真实的画家侯震

时间:2016-11-02 10:28:00 来源:卓克艺术网

名家 >《在洛阳》采访手记:不见得我做的很好 但我要保持我自己 ——真实的画家侯震

  关于侯震老师的故事太多了,多的以至于可以在不同的圈子里听得到关于他的一些传奇抑或传闻。所以,当我准备写下一些文字来记录对他的采访的时候,突然感觉似乎不需要讲什么关于他的许多人都知道的故事,索性只是闲言碎语地聊聊一些对他的印象或者感觉好了。

  我想,很多人印象中的侯震可能是如同他的强悍外表一样粗犷而暴躁,再加上曾经有各种关于他年轻时在行业、在人群中呼风唤雨拥有无数崇拜者拥护者的故事版本在流传,所以,一开始,对于并不熟悉的他,我是很敬畏的,敬畏到不知道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与他交流,至少是不敢像平时一样随意地谈天说地。直到有一次一起吃饭时候说起他想要我帮他整理一段文字,当时我就答应了,没想到第二天上午接到侯老师的电话,很慎重的问我:
  “鸽子,昨晚你答应帮我整文字的话还算不算?”
  “当然算啊。答应过的事情怎么会不算?”
  “哦,那我就放心了,我昨晚喝多了,生怕你是看我们喝酒时候随口答应的完了第二天就不算数了。”
  电话里,我就没忍住笑了好半天,第一次发现,这位看似大大咧咧的老师竟然原来有着小孩子一样单纯的心思,而隐隐的,也感觉他似乎有着一点点与外表并不很相符的胆怯与焦虑。

 

  后来,正式采访侯震老师,为他拍摄访谈时我们聊了很久,也于是知道了原来他其实是个拥有着敏感细腻与豪爽粗犷双重性格的一个人,
  他说,自己偶尔会在早晨醒来的时候很焦虑,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该怎么去画画,但也常常会豪情满怀牛气冲天地想要去做眼前身边很多人不愿意去做或者根本无法去做的一些事情比如画河洛历史比如画空巢守望老人;
  他常常会在创作的时候思维多变、肆意不羁但是却又格外追求作品在艺术处理中的执着与细腻;面对艺术面对市场,他总是保持着自己的执着的纯粹,一种略带偏执病态的纯真,同时,却又怀着着对现实的不屑、不顾、不满甚至于无奈与纠结......

 

 

 

 

 

 

 

 

  种种的矛盾与冲突,种种的看似不和谐的性情却在他身上自然而顽固的存在着,就像他自己说的,很多人说我像钟馗像李逵,其实,我感觉我的性格更像花和尚鲁智深,粗中有细,说完,他自己先些微腼腆却又大大咧咧地笑了.....

 

  看过很多写侯震老师的文章,有写他艺术造诣的,有写他性情为人的,林林总总,不过,我最为感兴趣地却是他的儿子李达写过的一篇文章《血肉之躯》,我以为,这是最入骨三分描画出侯震最本真、最本性的形象的文字——
“老侯是单纯的,每当他被人离间被人盘算而恼怒的时候总会重复那句“他怎么能这样”,而从来不去想为什么不能呢?!然后却一切照旧。
  老侯是执着的。事到如今性子还是没怎么变,为朋友两肋插刀,为自己插我两刀,任凭把自己气的砸门跺脚、嚎啕大哭却又依然桀骜不驯。
  老侯是矛盾的。除了对绘画有女性一般的耐心,他对几乎所有事都不耐烦。他可以一连工作五个小时不喝水却受不了等车超过十分钟!
  他喜欢受人瞩目有鲜花有掌声有朋友簇拥的热闹日子,但他也喜欢迷失在自己创作的境界里任外面的世界千变万化而保持自己的安静与纯粹。
  他可以对绘画几乎无所不知、可以对艺术不息地创新与发现却连个手机都玩不转,一个开关坏了都能使其抓狂。”
  这是一篇相当有意思的文章,有兴趣的朋友真的建议去找来认真读读。

  对于很多人来说,人生总是如此,总是会经历幻象跟现实的相生相斥,总会经历欲望与追求的拉扯博弈,侯震也不例外,看得出来,侯震老师曾经经历过愉悦、潇洒、膨胀的风光无限,也不难感受得到,如今的他,自我背负起沉甸甸的社会责任感之后的那种沉重反思与艰辛探索:

 

  他可以兴致勃勃地为我们讲述自己几十年来的艺术追求经历,从现代艺术场到获奖专业户的种种精彩;
  他也可以坦率真诚地与我们探讨艺术创作领域面对市场很多艺术家在艺术与商业之间摇摆的痛苦与纠结;
  他可以耗费长达几年的时间去创作河洛历史文化题材的大型系列油画然后面对众多提出收藏要求的人断然拒绝而将这些画作无偿捐赠给洛阳博物馆展览;
  他可以明知道可能不会有人关注更不会有人去买但依然坚持像一个初学画画的学生一样趴在画案庞戴着老花镜拿起毛笔一丝不苟地勾勒出一幅幅空巢老人守望的面孔;
  更多的时候,他很坚定地告诉我们,如今的自己虽然已经60岁了,但是依然做好了从零开始的准备,重新从最简单的写生开始重新从中国水墨的笔调着手去寻求在绘画领域的又一种突破......

 

  于是,我突然发现,原来,他所做的一切,并不是简单的只是随心所欲,而其实,在他内心,有着很深很重的对自己所提出的责任与要求:
  他觉得,自己来洛阳几十年,早已经融入这个城市,作为一个洛阳人,他有责任去画这座城市,去记录这座城市的文化与历史,作为一个画家,能画而不画,那就是一种罪过;
  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说教别人,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在毫厘之间认真画好每一张画,认真做好自己,保持一个艺术家的本性就够了。

 

  这一期侯震老师的节目,编导在剪辑制作的时候一直试图寻找到一种能够展示出侯震老师澎湃和淋漓、率真和平常的更加丰富的风格特点,
  于是,我们记录下了他高达四米用现代水墨写生素描的方式创作的的巨幅画作;
  于是,我们记录下了他带着心爱的“三多”和“二锅头”悠忽悠哉的相处;
  于是,我们记录下他些许落寞地流连徘徊在自己我的创作状态之中而拒绝吃饭拒绝喝酒的执着;
  于是,我们还记录下了他坐在自己满是灰尘和油彩的简陋工作室里边喝中药边自嘲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的真实的当下......

 

 

 

  他说,自己经历过大口喝酒大口喝肉所以如今身体有病必须甘心情愿吃青菜白菜与馒头;
  他说,自己曾经也为了生活为了欲望经历过痛苦画画的历程所以如今我想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画些自己想画的画而不管别人认不认同;
  他说,自己退休后所画的这些关于洛阳关于历史关于人文的画其实就是想留给年轻人看的,自己依然会保持一种艺术家的心态,不断地改变创作的主题与风格,去担负起一些自己应该担负的责任。
  归根结底,这才是我所认识的侯震:“不见得我做的很好,但我就是我,我要保持我自己,因为,我是侯震!”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